视听温大
文心微言
印象,木棉
作者:郑铭雨 来源:金沙澳门登陆网站超越网 编辑:郑铭雨 时间:2016-11-20 浏览:

  木棉花是最任性的植物。她要在春天的怀抱开得忘乎所以,也在百花争奇斗艳的高潮中香消玉陨。高高的枝桠上,伫立的是一个个雍容华贵的妇人,她们的脸高傲,盛气凌人。最俗气的大红,也让她们演绎得这般令人赞叹!而这样轰轰烈烈也不过几天的功夫,有的甚至更短。木棉花是顶不爱托踏,最受不了磨蹭的,即使无法化为春泥,也要投入水泥浇注的地面,斑驳了道路。她们与朝生暮死的蝴蝶为伴,只追求生命长河中最精彩的一瞬,这样的痛快!


  迟些日子,就能看到光秃秃的树杆抽出新芽,一代新人换旧人,在这个将至未至的春末夏初。而木棉也开始纷纷扬扬,像一群受惊的精灵,风吹向哪,它们就追到那,仿佛这风是人生的指标。在无所依傍的时候,随手抓到的,就算是空气,也是一种安慰。木棉是胖乎乎的园形絮状物,乳白色兼暗黄,有时会有这样一团可爱的小东西,轻触鼻尖;也有在操场上大汗淋漓如阳光般美好的少年,他们的肩上落了木棉,用手掸了掸,继续飞扬的青春。阳光下的脸,漂亮的假动作,还有被随手掸开的木棉,都让人怦然心动。漫天漫天飞舞的木棉,这样的罗蔓蒂克,并非在大雪飘飞的北方才领略得到。


  过些日子,即使是这样轻如空气的木棉,也终究捱不过地心引力的牵引,小小的木棉,飞得再远,总要化为尘埃。在细菌和感情都容易滋长的春天,绿油油,努力向上生长的野草,头顶着尘埃落定的木棉,分明像发了霉,无端端的毁了形象。


  再下场雨,整棵木棉也安静了,再没有一些花样,只是默默地生长,生长……


地址:温州市茶山高教园区 电话:+86-577-86598000 Copyright © 2008-2011 Wenzhou Iniversity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:捷点科技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